您现在的位置:本港台在线直播手机 > 教学资源 > 教案学案 > 正文内容

几回回梦里回延安,双手搂定宝塔山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11-04 浏览次数: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延安啊延安(中国画)郑山麓作他的作品不再表现“小我”的情绪,而与民族、与时代融合在一起,走入了广大人民群众和广阔的社会生活《回延安》抒写了诗人回到阔别十余年的延安时的喜悦之情,赞颂了延安在中国革命史上的贡献和新中国成立后的变化,语言淳朴,感情真挚。 全诗共分五部分。 第一部分,写诗人重回延安母亲的怀抱,与亲人相见时的兴奋。 “心口呀莫要这么厉害地跳,/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挡住了”,写出了诗人内心激动的情绪。 第二部分,诗人追忆在延安的战斗生活,表现了与延安母亲的血肉关系。

  
 

   “树梢树枝树根根,/亲山亲水有亲人”“羊羔羔吃奶眼望着妈,小米饭养活我长大”“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,/肩膀上的红旗手中的书”,诗人赋比兴结合,表现了诗人对母亲延安的感激和怀念。

  
 

   第三部分,诗人描绘了与亲人见面团聚的场面,表达了相互间深厚的情谊。

  
 

   “一口口的米酒千万句话,/长江大河起浪花。 ”第四部分,描绘延安新貌,赞美了十余年来延安的巨大变化。 第五部分,歌颂延安的光辉历史,展望了美好的明天。 “杨家岭的红旗啊高高地飘,/革命万里起高潮”“身长翅膀吧脚生云,/再回延安看母亲!”整首诗歌以夸张的手法、豪迈的感情,抒发了对延安母亲的眷恋。

  
 

   这是诗人吸收民歌而创作的一篇优秀作品,以信天游的形式赞颂延安,在形式和内容上达到了完美的统一。

  
 

   《回延安》发表后,很快就在诗歌界与社会各界引起强烈的反响,诗人臧克家说:“这是解放以来我最喜爱的一篇诗,恐怕也是贺敬之同志的最有代表性的一篇诗。

  
 

   每次读它的时候,我总想起杜甫的《赠卫八处士》。 我想这是有理由的。

  
 

   这两篇优秀的诗,都是久别重逢抒写胸臆的。

  
 

   情感的浑厚真挚,艺术成就所达到的境界,都可以相比拟。 当然,《回延安》的气氛与情调和《赠卫八处士》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
 

   前者是在极度的欢乐字行间闪耀着希望的金光,而后者却不胜伤感,读后令人为之黯然。

  
 

   ”他将《回延安》与杜甫流传千古的《赠卫八处士》相提并论,足以看出对这首诗的推崇与赞赏。

  
 

   这首诗也很快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,成为诗歌的经典作品,参与塑造了几代中国人的诗歌感觉与文学感觉,在中国文学与中国社会上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。

  
 

   《回延安》开启了贺敬之创作生涯的第二个辉煌时期。

  
 

   在1940年到达延安之前,贺敬之的诗歌表现的是知识分子式的忧郁和憧憬,但是经过延安时期《白毛女》《南泥湾》等作品,贺敬之找到了革命与历史的主体,他的创作形式也从以新歌剧、歌词为主再次转变为以新诗为主,进而形成了新的诗歌艺术风格。 从《回延安》和《放声歌唱》开始,贺敬之创作了《西去列车的窗口》《雷锋之歌》《中国的十月》《八一之歌》《桂林山水歌》《三门峡—梳妆台》等诗歌史上的经典作品,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最强音,在文学界引起了震动,强烈地震撼着那个时代青年的心灵。 在这个时期,贺敬之褪去了知识分子气息与学生腔,他诗歌的主题、题材、色调、格调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在经历了中国革命的洗礼之后,他已成长为一个新的抒情主体。 从早期诗歌创作到《白毛女》《南泥湾》,再到《回延安》和《放声歌唱》,我们可以看到贺敬之融入人民大众的过程,他的作品不再表现“小我”的情绪,而与民族、与时代融合在一起,走入了广大人民群众和广阔的社会生活。 1942年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发表之后,艾青、何其芳等诗人开始借鉴民族、民间与民歌资源,走向了民族化和大众化的创作道路,但是如何将诗人的个性与新诗的大众化结合起来,是很多诗人探索而未能得到解决的问题。

  
 

   贺敬之及其《回延安》《放声歌唱》等作品的出现,可以说是新诗民族化大众化探索的一个高峰,在《回延安》中,贺敬之借鉴了信天游的形式,但又摒除了其俚俗气息,既是诗人的个人创作,又没有新诗的文人气息,仿佛长在田野里的一株庄稼,是那么自然而真挚;《放声歌唱》等政治抒情诗借鉴了马雅可夫斯基的楼梯体,但我们丝毫感受不到生硬的译诗的气息,相反,这些诗歌对现代汉语的节奏、韵律、气息的出色运用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,极大地拓展了现代汉语的表现能力与范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